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斯特拉•里明顿——破惯例的女间谍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09-03-25 字体:【】【】【

  人们常说:“作女人难,做女强人更难。”而斯特拉·里明顿——这位英国军情五处历上第一个女处长,却证明了男性能做到的事,女性同样能做到。即使在情报部门这个历来有男人当家的地方,女人也可能做的更好。英国《卫报》刊登斯特拉·里明顿的文章《当间谍的妈妈》这样回忆到:

  1967年夏季的一天,在印度德里的英国高级专员辖区里,我独自走在街道上,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头。他是高级专员公署的一秘。他问我是否有时间在的办公室中帮忙。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军情五处在印度的代办。他招募我的原因似乎仅仅是因为我常在他们游泳池附近野餐和我能双手打字。我给家里写信说:“他们给了我一个在保密部门工作的机会,每周5英镑,我想做这份工作。至少我不用没完没了地缝布玩具了。”

  我的新工作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令人兴奋,但是当我丈夫1969年返回英国时,我还是想在军情五处个差事。于是,那位印度的代办把我介绍给了军情五处的人事部门。

  从“助理”到“军官” 

  军情五处是一个有严重性别歧视的地方。无论女性的学历、年龄,在政府部门工作过多少年,曾经担任的职务有多高,在这里她们总是“助理”,而男性都被称作“军官”。女性要承担各种杂活,而搜集情报这样的任务能由男性来做。1969年6月,尽管我已经34岁了,人事部门给我的职位是“初级助理”。

  在那个年代,一个新人需要了解,也不被允许了解新的工作环境。如果你问得太多,别人就会怀疑你。事实上,你连谁是这里最高领导都不知道。在处里有这样一个笑话:如果有谁在屋里也戴着墨镜,他就是最高长官,他这样做是为了不被认出来。

  那年夏天,我学习了情报工作的一些原则,并发现情报工作原来非常枯燥。

  1970年4月,我怀孕了。虽然我一直都盼望有个宝贝,但他似乎选择了一个最不适宜的时候。我和丈夫在那年2月刚贷款买下一座可爱的房子。我们的工资必须用来还贷款。

  当我开始休产假时,上司在我的档案中写道:“她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同事,工作热心而投入,尽管她是个女权主义者。”

  当时,我对军情五处并没有很深的感情,挣的钱也不多,但我还是在1971年4月回到原岗位,因为我别选择。我关于第一个女儿童年的回忆就是努力工作、筋疲力尽,同丈夫的关系也日趋恶化。

  终于有一天,我对自己一直作为“二等公民”的身份忍无可忍了,那天,一名刚从大学毕业的小伙子被分配到我的办公室,他是一名

  学士,23岁,但一来就是“军官”,而我一直还是个“助理”。我利用每年向人事部门述职的机会反问找我谈话的人,为什么我不能晋升为军官。那个可怜的男人被我问愣了。我知道,在军情五处可能还不曾有女性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无论如何,我终于在1973年晋升为军官。

  体味间谍之苦 

  到70年代末,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我决心打破女性在军情五处遇到的事业瓶颈。我要求上让我负责间谍工作。他们敷衍地让我参加一个新的间谍培训项目。

  作为学生,我们的第一项任务是到小酒吧随便找一个人搭讪,从而套出这个人的所有私生活。而我必须准备一套关于自己的谎话,以防对方好奇。但我事前不知道的是,当我正在做这一切时,一个认识我的人会突然出现,大喊我的真名并想方设法让我的谎话露馅。当我找到的目标正开始对我感兴趣时,一个自称是我朋友的人出现了。他是一个捣蛋鬼,可我还把他当成救星。

  我在这个训练部门一直呆到1983年春,在那里的最后两年是作为培训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在此期间,我们进行了一系列针对苏联情报人员的反间谍活动。有一次,我掩盖了真实身份,以另外的名字租住了一个公寓。我必须在那里住上几晚。想到几英里以外的自己家中,两个女儿正准备睡觉,而我却要装成另外一个与她们毫不相干的人,那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另一次,我正准备与一名据说要叛变的英国情报人员会面,保姆打来电话说,我的小女儿出现昏迷并已被送往医院,她问我能否到医院与她们会合。我立即陷人进退两难的境地。最后我决定先去和那名情报人员见面,然后再去医院。由于没有时间去银行取钱,我还从那名可能跳槽的情报人员手中借了一些钱。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经济桔据感动了他,他最终答应留下来。

  我常常在外执行任务不能回家,但小别也无法使我和丈夫重新找回往日的感觉。由于经常争吵,1984年,我决定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他。

   性别不是障碍 

  两年后,我被任命为反间组负责人。我的晋升被认为是打破了军情五处的惯例,是女性的一个突破,尽管一些男同事在背后议论纷纷。那时,我的两个女儿已经长大,她们只知道妈妈是在为政府做保密工作。

  1990年,我被任命为军情五处的副处长,那时我才第一次认真地想,也许最终我能当上军情五处的处长。

  作为副手,我主管一些行政工作。在我看来,另一名负责侦察部门的副处长晋升希望更大。有时,我安慰自己,也许因为我是女的才让我负责一些后勤方面的事。但事实是,多年来性别已经不再是我事业进步的障碍。

  1990年圣诞节前,处长让我在会议之后留下来。他对我说:“祝贺你,你将成为下一任处长。”他说关于我的任命几天后将对外公布。我很快意识到这会引起轰动。军情五处的处长任命从来没有如此正式地宣布过。而且我还是第一个担任处长的女性。

   背景资料:英国的军情五处(MI5),正式名称是“军事情报第五处”,负责英国国内的安全工作,性质类似于美国的联邦调查局。斯特拉·里明顿是英国第一位得到当局批准并以真名将自己的情报工作经历著书立说的情报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