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厂长携密另起炉灶被判刑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09-03-25 字体:【】【】【

  2004年12月1日,一起厂长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在武汉市硚口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分别判处被告王汉力、龚凯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和有期徒刑9个月,并各处罚金5万元。据悉,此案是武汉首例受到刑罚处罚的侵犯商业秘密案。

  控辩双方针锋相对

  2004年10月15日,厂长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在武汉市硚口区法院开庭审理。

  硚口区检察院在公诉书中指控称:武汉轻工业机械厂(简称轻机厂)是一家生产聚氨酯设备等产品的国有企业。1992年 8月,轻机厂与德国EMB公司签订了一份《聚氨酯设备制造技术许可合同》,约定双方均不得将此项专有技术转让给中国境内第三人,轻机厂是该专有技术在中国的唯一合法权利人。依照合同,轻机厂委派被告王汉力等人前往德国接受相关技术培训,王汉力学成回国后即被聘为轻机厂聚氨酯设备分厂厂长,负责该项专有技术的经营运作。王汉力与总厂签订合同约定,王有义务保守本厂的技术秘密和商业秘密,否则王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同时,轻机厂在全厂范围内制定各类技术文件管理及保密的制度,要求本厂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遵照执行。

  被告龚凯因长期为轻机厂聚氨酯设备提供配套部件,对上述情况十分了解。龚凯虽然明知利用轻机厂的技术与信息生产同一产品可能会引起侵权纠纷,但为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龚凯向王汉力提出,二人联手另开公司从事该项产品的生产,并承诺王汉力不用出资即可享有40%的股份。2003年1月21日,张家港力勤机械有限公司(简称力勤公司)成立,公司注册资金150万元,王汉力虽未出资但以技术入股,占公司40%的股份。在此期间,王汉力采取复印等手段窃取轻机厂有关聚氨酯设备的部分技术资料。此后,王汉力又先后以高薪利诱的方式,动员轻机厂生产技术及销售人员共7人辞职到力勤公司工作。2003年4月,王汉力从轻机厂辞职,到力勤公司担任总经理,与董事长龚凯一起负责聚氨酯设备的生产和销售工作。由此,轻机厂的专有技术和经营信息被非法披露和使用,工厂一度陷入瘫痪状态。截至2003年12月,力勤公司共生产聚氨酯设备3台,签订销售合同的金额达345.56万元。武汉顺海资产评估公司对轻机厂的损失情况进行了评估:轻机厂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21万元;力勤公司非法使用轻机厂的聚氨酯设备专有技术,技术成本费为145.51万元;轻机厂的间接损失451.79万元。

  案发后,被告王汉力、龚凯先后被捕。同时,公安机关还封存了王汉力存储有聚氨酯设备技术资料的笔记本电脑及力勤公司的台式电脑等物证。此外,为证明力勤公司产品技术与轻机厂的专有技术具有同一性,硚口区检察院先后向法院提交了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中国聚氨酯工业协会、湖北科技司汉中心所作的三分鉴定结论。

  硚口区检察院对二被告犯罪事实的指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1、被告王汉力窃取并允许力勤公司使用了轻机厂聚氨酯设备技术中的喷嘴直径计算程序等技术信息,泄露了轻机厂的技术秘密。2、被告王汉力将其掌握的轻机厂向武汉力士乐公司预订产品组件并享有保留提货权的经营信息披露给力勤公司,泄露了轻机厂的经营秘密。3、被告王汉力向力勤公司披露了轻机厂关于聚氨酯设备用回流测试阀、高低压切换阀二阀组件采购自武汉昌达公司的货源信息,这也泄露了轻机厂的经营秘密。

  硚口区检察院认为,被靠龚凯、王汉力分别为力勤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为牟取非法利益,在未经权利人同意的情况下,采用窃取、利诱等手段获取、使用他人的商业秘密,给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二人的行为已触犯了我国《刑法》第219条、第220条,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且属地共同故意犯罪。请求法院依法判处。

  针对检察院的指控,被告王汉力、龚凯及其辩护人作了无罪辩护:1、龚凯和王汉力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王汉力没有窃取更未向力勤披露轻机厂聚氨酯设备技术中的喷嘴直径计算程序等技术信息。2、力勤公司是通过合法途径购买的产品组件,不存在侵犯轻机厂商业秘密的问题。3、力勤公司是从互联网上查到回流测试阀、高低压切换阀二阀组件的供货信息,并未使用轻机厂的货源信息。4、力勤公司所获利润远代于50万元,尚未达到刑事追诉数额,王汉力、龚凯不构成犯罪。

  法院充分质证去伪存真

  由于案情复杂,负责审理本案的法官非常谨慎,经两次开庭,使控辩双方的主张在法庭上得到了充分的交锋。2004年12月1日,该案终于审理终结,法院对双方争议的焦点逐一进行了认定。

  王汉力是否窃取并允许力勤公司使用了轻机厂的技术秘密。鉴于硚口区检察院出具的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中国聚氨酯工业协会、湖北科技司法鉴定中心的三份鉴定结论意见不一,法院经审查认为,后两份鉴定结论不够具体明确,均存在瑕疵,不足以采信。那么,依据科技部的鉴定结论,可以确认轻机厂聚氨酯设备中非公知技术为:轻机厂聚氨酯设备技术中的喷嘴直径计算程序等技术信息。但在扣押的王汉力的笔记本电脑及力勤公司的台式电脑中,法院并未发现上述非公知信息,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力勤公司使用了上述计算程序及图纸。检察机关的指控事实部分证据不足,法院对此不予认定。

  王汉力是否将轻机厂向武汉力士乐公司预订产品组件并享有保留提货权的信息披露给力勤公司。法院查明,轻机厂确曾向武汉力士乐公司预订过一批产品组件,双方约定轻机厂保留提货的期限至2003年1月以前。相关传真上有被告王汉力的签名,证明他是知悉此事的。但此后,轻机厂又与力士乐公司协商,双方将货物保留期延长至2003年4月。而此时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王汉力对延长的期限也是知悉的。因此,被告王汉力于同年3月派力勤公司人员到力士乐公司联系购买产品组件的行为,在主观上没有侵害轻机厂利益的故意。因此,检察院的这一指控事实部分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

  王汉力是否向力勤公司披露了轻机厂关于聚氨酯设备用回流测试阀、高低压切换阀二阀组件的货源信息。根据轻机厂出具的聚氨酯设备用回流测阀、高低压切换阀的图纸,以及轻机厂与武汉昌达公司签订的委托加工合同等证据,足以证实回流测阀、高低压切换阀二阀组件是轻机厂从德国引进技术过程中自行研制设备并委托武汉昌达公司加工制造的。为保密,轻机厂还一武汉昌达公司订立了不得将该产品及技术资料转让给第三方的保密条款。法院据此认定,该产品货源信息是轻机厂采取了保密技术的非公知信息,属轻机厂的商业秘密。而轻机厂的经济合同审查登记表、劳动合同、岗位合同书,证明被告王汉力已掌握二阀组件的货源信息,并负有保守企业商业秘密的义务。

  被告辩护人辩称力勤公司是通过合法途径购买到回流测阀、高低压切换阀二阀组件产品,并以经公证的从互联网下载的有关武汉昌达公司发布的产品信息为依据。经查,武汉昌达公司只在互联网上发布了该公司生产聚氨酯设备用测试阀、KK阀的信息,并未公布与本案二阀组件型号相同的具体产品信息。另外,根据武汉昌达公司的结算凭证、以及王汉力的供述等证据,可以证明力勤公司从武汉昌达公司购得二阀组件共12台,而且该项业务还是王汉力亲自联系介绍的。上述证据证明,被告王汉力在其与轻机厂劳动合同存续期间,违反劳动合同中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规定,以及该厂与有关单位的保密约定,将上述商业秘密披露给力勤公司使用。因此,法院对检察院的该项指控予以认定。

  至于辩护人主张本案尚未达到刑事追诉标准,不应认定二被告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辩护意见,法院并未采纳。法院驳回的依据是武汉顺海资产评估公司所作的评估报告。该评估报告中,有一部分内容认定力勤公司涉嫌侵权的三个购销合同造成轻机厂直接经济损失105.17万元。法院认为该评估报告的这一部分数据,根据的是轻机厂因力勤公司侵权造成聚氨酯设备及相关产品整体利润下降的事实,并无不妥之处。被告龚凯、王汉力分别为力勤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应对力勤公司的侵权行为负有直接管理的责任。

  据此,法院作出判决:王汉力违反轻机厂关于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并允许力勤公司使用其掌握的商业秘密,给轻机厂造成重大经济损失;龚凯作为力勤公司法定代表人,应知王汉力上述行为违法,仍在相关产品生产制造过程中使用轻机厂的商业秘密信息,对造成轻机厂重大经济损失的后果负有直接管理的责任。二被告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