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宣传教育

夺取全国胜利的“赶考”路——记西柏坡时期的保密工作

作者:武薇 文章来源:中国保密在线 发布时间:2021-09-27 浏览量: 字体: 【大】 【中】 【小】

“巍巍太行山连山,群峰挺立接蓝天,这山又高林又密,太行山区是福地,就在山区的老山根儿,有个不大的小山村,指引着中国走上一条光明路,叫世界人民都瞩目……”

青青柏坡岭,静静滹沱河,快板中传唱的小山村就是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因为历史的选择,这里成为中共中央进入北平、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西柏坡我来过多次,每次都怀着崇敬之心来,带着许多思考走。”在建党100周年之际,记者一行来到这里,穿过如织人流,踏上乡间小路,走进村庄院落,探寻保密工作在历史中的印记,感思来路,记录初心。

转移,寻找新的驻地

1947年3月,蒋介石在全面进攻解放区的计划破产后,令胡宗南先后调集34个旅、25万兵力,对陕北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大举进攻中共中央驻地。面对10倍于我的敌人,为保存实力、诱敌深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各战场作战;刘少奇、朱德等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央工委),先行向华北转移,开展中共中央委托的一系列工作;叶剑英、杨尚昆负责主持中央后方委员会,转移到晋西北统筹工作。

1947年4月,中央工委到达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河北阜平县城南庄,5月初,他们与正在平山县封城村指挥战役的晋察冀军区领导人聂荣臻、萧克、罗瑞卿等见上面,研究讨论了晋察冀军区作战的经验教训。

听说中央工委准备前往太行(晋冀鲁豫解放区)时,聂荣臻等极力挽留,强烈建议他们留在晋察冀指导工作。刘少奇、朱德商议后,致电请示在陕北的毛泽东,并得到了应允。

既然决定留下,中央工委的驻地选在哪儿就成了首要问题。当时有两种意见:一是阜平,二是建屏。前者挨着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联系方便,但这里村庄小,人员居住分散,经济条件也不佳。相比之下后者条件就好很多,交通便利,稻麦双收,而且也是老区,群众基础不错。朱德派出秘书潘开文、卫士长齐明臣,聂荣臻派出司令部管理处处长余光文前去选址,一番勘察后,最终将驻地选定在西柏坡。

“据潘开文回忆,当时的考虑一是村子要适当集中,将来一些机关要来,能放得下;二是交通要便利,便于与各解放区联系;三是安全问题,尽管洪子店、郭苏、夹峪等村子很大,但目标也大,人多不便于保密。西柏坡村子较小,只有七八十户,后边有个小山好作防空,而且离周围村子还有1公里左右的距离。”西柏坡纪念馆研究员王彦红介绍道。

登高俯瞰西柏坡,面前就是滹沱河,滩地肥美,物产丰富,聂荣臻称它为“晋察冀边区的乌克兰”(当时乌克兰被誉为东欧的粮仓)。与此同时,它的战略位置也很重要——东临华北平原,西靠太行山脉,进可攻退可守,入驻西柏坡后,毛泽东也称赞“这个总指挥部选得好”,不过这是后话了。

1947年7月,中央工委正式进驻西柏坡,对外称“工校”(或“工人劳动大学”),刘少奇任“校长”,化名胡服,朱德是“校董”。

不久后,解放战争的形势就发生了巨大变化,全国战场转入战略进攻态势,晋察冀解放区空前扩大和巩固,与晋冀鲁豫解放区连成了一片。此时,中共中央若继续留在陕北,显然已不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

1948年3月初,中共中央召开机关工作会议,研究中央机关由陕北转移到华北的准备工作。随后,周恩来审阅批准了会议提出的准备转移的各项规定,并要求各单位对转移的消息严加保密。

毛泽东一行从陕北吴堡县东渡黄河,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在1948年4月13日抵达阜平县城南庄。在这里,中共中央发出了建立新中国动员令的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举行了著名的“城南庄会议”,确定了“三大战役”最初的战略构想。直至5月18日,一阵飞机的轰鸣打破了阜平县的宁静。警卫员架着不愿离开的毛泽东刚进入防空洞,炸弹就轰然响起,爆炸的位置距离他们不足200米远。

虽然已过去70多年,但在院子最深处,一棵被削去一半的老槐树下,我们仍能看到足有1米宽的弹坑,房前的廊柱上也留下了10多处弹孔和弹痕。如此精准的轰炸最终证实是内部泄密所致——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小伙房司务长刘从文,及大丰烟厂经理孟建德被国民党保定特务机关收买,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这起案件才最终告破,泄密者也受到了严厉的制裁。

城南庄遭轰炸后,毛泽东转移到20多里外的花山村,之后于1948年5月27日到达西柏坡,与中央工委等同志会合。至此,中共中央完成了向华北转移的使命。

落脚,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

西柏坡中共中央旧址里有10多处土坯房,都是农家小屋的模样,木格窗棂,狭小低矮,其中有4间连在一起,总面积也不过30平方米左右,如果没有标识牌,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就是中央军委作战室。

1948年秋,在这个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指挥了“三大战役”,取得解放全国的决定性胜利。也是在这里,毛泽东发表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历史名篇,留下了彪炳史册的战斗檄文。

当年,美国人曾责问蒋介石:“你有飞机,可以坐飞机指挥,为什么总打败仗?毛泽东没有飞机,靠电报指挥,却为什么总打胜仗?”

今天我们再审视这一问题,答案依然离不开严密的保密工作。

1948年5月,中央保密委员会在西柏坡成立,这是党的历史上最早的统一领导保密工作的专门组织。总负责人为周恩来、任弼时、杨尚昆,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为李克农。5月19日,《中央保密委员会章程》颁布,明确其“协助中央、军委进行有关我党我军机要电讯保密事宜,成为中央秘书长及军委总参谋长领导保密工作之直接助手”。

全国大决战在即,成立中央保密委员会,不得不说是中共中央审时度势的考虑和全面精心的部署,保密工作业已上升到事关战略和全局的高度。

当时,中央军委作战室距离“三大战役”指挥部最近的300公里,最远的则有900公里,电台是重要的联络工具,全国各战区的电报像雪片一样飞来,昼夜不断。

从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至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结束,“三大战役”持续142天,位于西柏坡的中央军委发往前线的电报共计408封,机要人员平均每天收发电报四五万字。

“为防止密集的电波信号泄露中共中央的位置,中央机要处设在离西柏坡不远的北庄村,在中共中央办公地的则是机要秘书值班室和电报整理科,就是毛主席旧居门前的那两间平房。”平山县委党校原校长宋紫峰边说边比画着。

当时,毛泽东经常通宵达旦起草电报,凡是急件,他都在文件的右上角写上“A”,“A”越多表示越急,最多时写过4个“A”。“三大战役”期间,他本人起草的电报就有近200封,而且都亲自与机要员进行文电交接,树立了严格保守秘密的榜样。

“当年,中央机关有1万多人分布在西柏坡周边,如何不被敌人发现,各机关也有着严格的保密制度,如中共中央办公地一直使用代号工校二部,中央机要处代号工校二科,中央城工部代号研究室等。在关于机关保卫工作的会议纪要,杨尚昆对各部门外出人员安全问题的通知,以及家属来机关探亲和请假回家的通知等文件中,也有着细之又细的保密规定。”王彦红补充道。

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加之当地群众觉悟高,虽然敌人一直知道中共中央就在石家庄西部的太行山里,却始终摸不清具体方位。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正酣,锦州已被我军攻克。蒋介石为挽回东北战场败局,与傅作义密谋偷袭石家庄及周边地区,行动代号“穿心战术”。而此时,华北解放军主力都远在察绥地区作战,石家庄实际上是一座空城,西柏坡也只留有一个警卫连的兵力。

面对即将到来的10万机械化装备部队,中共中央已提前通过情报掌握了整个突袭计划。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毛泽东决定摆一出“空城计”。他亲自撰写了3篇新华社电讯向全国播发。在《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中,更是详细披露了敌军的兵力部署和作战计划。蒋介石听后大惊失色,料想如意算盘已然败露,再偷袭已失去意义,于是急忙撤军。至此,敌人的阴谋完全破产。

“三大战役”期间,中共中央在这个小山村里指挥了24场战役,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154万余人,创造了平均一天战胜敌军近一个师的奇迹,取得了解放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我们在毛主席住过的农家小院里,看到了一块儿磨盘,这便是当年他们围坐在一起商议军政大事的地方。后来有人写诗道:“磨盘上摆下雄兵百万,土屋里奏响胜利凯歌,农家院摧毁旧世界,小山村走出新中国。”

立业,“赶考”永远在路上

近代中国经历漫漫长夜,终于在1949年迎来破晓,即将走向光明。但在胜利面前,中共中央领导人十分清醒。

1948年12月,刘少奇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中,十分尖锐地指出,得了天下,要能守住,不容易。很多人担心,我们未得天下时艰苦奋斗,得天下后可能同国民党一样腐化。

“我们绝不要使胜利冲昏自己的头脑。”在1949年1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要求全党警惕。他告诫说,胜利冲昏头脑,今天更有可能,胜利越大,包袱越大,紧张困难时易团结。这必须警惕,要教育干部,首先是要使高级干部懂得,战争打完了,真正要做的事情才开始,届时很可能感觉打仗还容易些。

1949年3月5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一段珍贵的纪实影像显示,与会代表们天南海北地赶来,穿着粗布棉袄,掀开帘子大步迈入会场,脸上洋溢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会址设在临时搭建的中央大伙房里。采访这天正下着大雨,我们穿过会场那扇狭窄的门,光线骤然暗下来,恍惚间仿佛穿越了时空——在简陋的土坯房里,没有扩音设备,座椅也是从四处拼凑借来,34位中共中央委员坐在高矮不等的条凳上听报告。

就是在这里,毛泽东提醒全党必须预防可能出现的“四种情绪”。他挥着大手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会议结束后10天,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向北平进发。临行前,他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绝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过去100年,中国共产党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现在,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又踏上了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继续勉励大家。

新时代,新起点,“赶考”的脚步永不停歇。78年前,《团结就是力量》从西柏坡北庄村唱响,成为亿万人民广为传唱的革命歌曲。今年2月,得知北庄村摘掉了贫困帽子,习近平总书记在给村子全体党员的回信中强调,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中国共产党百年史是一部团结带领人民为美好生活共同奋斗的历史,西柏坡的干部群众对此体会更深。

如今,柏坡岭上鼓声阵阵,滹沱河畔生机勃勃。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站立于建党百年的历史坐标点,在全国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的当下,西柏坡精神愈加熠熠生辉。

扫码浏览